欢迎光临鑫鸿海物流网
我国物流企业游走在亏损和超载两极
发布日期:2019年01月07日 10:45:30
屋漏偏逢连夜雨。深圳物流公司物流管理(Logistics Management)是指在社会生产过程中,根据物质资料实体流动的规律,应用管理的基本原理和科学方法,对物流活动进行计划、组织、指挥、协调、控制和监督,使各项物流活动实现最佳的协调与配合,以降低物流成本,提高物流效率和经济效益。现代物流管理是建立在系统论、信息论和控制论的基础上的。7月的成品油价格(price)上调还没来得及消化(digestion),8月的“油荒”又随之而来。在油价持续上扬和“油荒”的双重压力之下,珠三角的物流企业(Enterprise)深陷燃油困境之中,而单一型的货运更是首当其冲,油费成本(Cost)增三成,货运利润降两成,生存压力剧增。


货运行(Windows)业是以全面提价还是以全面超载这两个都极具“风险”的方式来缓解油价带来的生存压力?企业面临着抉择。

油价上涨影响两成利润

自进入8月份以来,往日繁忙的广州天平(balance)架货运市场,已经比往日冷清了很多。

“惨淡经营、赔本买卖。”50多岁的货运老板老李坦言。老李的广州祥云快运公司主要经营广州至上海和福建两地间的货物运输,旗下有30多辆货车。老李的困境是持续上扬的油价和华南地区的“油荒”。

从去年7月份至今,以95%跑长途的货车都用的柴油为例,一年左右的时间油价从原来的3.2元/每升涨到目前的4.09元/升,大约涨了一块钱。

据老李介绍,一辆载重20吨左右的货车,从广州到福州一个来回,仅油费就要比原先的1800元多增加600多元,油费成本上涨了三成左右。

“目前物流企业(Enterprise)竞争(competition)激烈,利润很薄,整个物流企业纯利润也就在5~6个百分点,油价上涨后差不多砍掉了企业两成的利润。”广州市物流协会秘书长张强说道。据了解,油费成本占到整个运输成本的三分之一左右,运输成本又占到整个物流成本的50%~60%。按这个比例计算(calculate ),因为油价上升而导致的企业的物流成本涨幅约1个百分点。

而此次波及甚广的“油荒”也对物流企业利润产生了很大影响。

首先缺油严峻难以加油直接影响了货物的准时运送。而根据原先与客户(kè hù)的协议,货物未能及时送达,货运公司是要承受相应损失的。据悉,一次普通货物的延误,货运公司一般要承担1000元左右的罚款,如果货物的价值高,货运企业要赔偿的损失会更多。对不少没有油站关系的货运企业而言,“油荒”则使得货物不能准时送达的“违约赔偿”成了不可避免的事情。

虽然油价上升导致物流成本增加,但货运公司(Company)的运价同去年相比几乎没有多少变化。中港物流中国的物流术语标准将物流定义为:物流是物品从供应地向接收地的实体流动过程中,根据实际需要,将运输、储存、装卸搬运、包装、流通加工、配送、信息处理等功能有机结合起来实现用户要求的过程。据记者了解,经过早先的对超载的严格查处,去年7月货运价格由治超前的每千公里250元~300元/吨一度爬升到每千公里400元/吨的高价位,价格足足提升了6成。然而“好景”不长,去年11月以后,价格又一度下跌,回到了早前的每千公里300元/吨左右,由于货运竞争的激烈,市场价(Market value)格甚至被拉得更低。

单一运输型企业(Enterprise)最受冲击

老李的遭遇不是个案。在广州市物流协会秘书长张强表示,这次受燃油问题影响最大的便是老李的祥云快运这类的单一的仓储运输型企业(Enterprise)。

张强表示,小的物流企业在油价高涨、“油荒”的困境中,大多选择退出或暂时“关门歇业”,把损失降到最低;而大的综合型物流企业可承受能力强,既可以通过内部消化(digestion)部分压(partial pressure)力(pressure),而且与客户的议价能力也强,客户自然也会承担一部分压力。而夹在二者之间的中小型的单一运输型货运企业,由于长期的恶性竞争(competition),利润(profit)本来就很单薄,油价上扬和“油荒”的双重打击之下,还不敢提价,因而这类企业遭受损失最大。

面对燃油困境,全国已有相当一部分小企业已经关门歇业。据记者了解,在广州短短一个月内至少已有10家的小企业关门大吉,而广州只是全国的一个缩影。

“燃油困境问题虽然对公司的运营成本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远没有到‘伤筋动骨’的地步。”宝供物流董事长助理金鑫对记者说道。她表示,目前燃油的影响在宝供的可承受范围(fàn wéi)之内。“对于油价上扬和油荒等未来可以预见的不利因素(factor),宝供的应对措施是复合型的,一方面是整合效能,降低运营成本;另一方面宝供注重供应链一体化等高附加值的物流服务,来抵消和弥补燃油压力。”

提价还是超载?

在记者的采访中,各类企业对未来油价的走势预期都是一致的——随着和国际油价的逐步(step by step)接轨,未来国内的成品油价格仍会进一步提升,燃油带来的成本压力仍会继续加大。

“企业长久亏本经营肯定会承受不了,如果油价持续上扬,运价肯定要进行调整。”老李说道。目前不少企业已经开始酝酿调高运价。

但由于国内货运市场远未成熟,价格竞争往往成为物流企业争取客户(kè hù)的利器。如果企业贸然提价,很可能会导致客户的流失,竞争对手可能会借机挖走客户,这则是很多企业不愿看到的现象。因而对于提价的举措,大多不敢贸然出此狠招,以免给竞争对手有机可乘。如何平衡降低(reduce)损失和维持客户的这一矛盾,显然企业都在掂量之中。

如果说提价尚在“酝酿(造酒的发酵过程、比喻做准备工作)”和“思量”之中的话,通过超载来平衡利润则是业内默认的规则。据悉,除去油费、路桥费、人力成本外,跑一趟长途应有2000元左右的收入方能维持运转。而在自去年就一开始的运费低靡、燃油成本不断上扬的困境之下,超载似乎是平衡利润的“不错”的选择(Select)。

拥有600多台车辆的广州海元物流的单总告诉记者,超载早已是行内公开的秘密。目前超载的现象在逐渐蔓延以维持生存。但公司(Company)每月仍要提前预支几万元的罚款,以备“不测”。当然罚款的钱肯定还是要从超载中捞回来,30吨的货车装50吨、60吨是很平常的事情。

“提价能降低(reduce)损失(loss),但会丢失客源,超载虽能平衡利润,但充满风险。深圳物流公司物流管理(Logistics Management)是指在社会生产过程中,根据物质资料实体流动的规律,应用管理的基本原理和科学方法,对物流活动进行计划、组织、指挥、协调、控制和监督,使各项物流活动实现最佳的协调与配合,以降低物流成本,提高物流效率和经济效益。现代物流管理是建立在系统论、信息论和控制论的基础上的。无论未来是采取提价还是全面超载,似乎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Select)。”张强说道。在他看来,只有国内物流发展到一定阶段,壮大实力增强抗风险能力才是根本之策。




分享到:
  •   网友评论
  • ()